《Land’s End》,为VR游戏的世界带来海角的清风

最近哥们在公司的新项目VREYES里开了个介绍VR游戏的专栏,被小伙伴们撺掇着命名为“东叔专栏”,好久美成系统地写东西了,转到自己的自留地博您一笑吧,今天是第一篇。

自从2012年E3大展上,传奇程序员John Carmack亲自为那位后来被奉为业界神话的天才少年Palmer Luckey站台起。虚拟现实将成为游戏行业发展的新趋势,似乎已成为了所有从业人员的共识。如今,各路游戏巨头已纷至沓来,竞相加入VR游戏软硬件的竞争战团。

在所有冠上了“VR游戏”的纷纷扰扰中,在很多时候游戏的品质似乎已经被远远抛在了一遍,仿佛套上了VR的光环,就能尽享业界雨露,在这时候,你还记得游戏最初带给你的感动吗?

泛着恶心,曾经文艺过的东叔憋出了上面两段话,但是在亲身体验过了出自创造了手游奇迹《纪念碑谷》的UsTwo团队之手的《Land’s End》后,东叔认为,在VR元年来临前,这样的作品,值得被称为VR游戏领域的破局之作。

《Land’s End》游戏宣传片

在游戏的官网上,UsTwo是这样描述它的:“A surreal trip through an archipelago of forgotten worlds(一场穿越失落世界群岛之间的超现实之旅)”。

在游戏里可以使用触摸板截图

作为三星和Oculus合作的Gear VR平台的独占游戏,基于手机进行VR游戏,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控制游戏。在这里,开发团队很好地利用了VR设备的交互特性,通过以操控者的视角用“凝视”的方式来控制游戏交互。

在进入游戏后,文字在这个世界里几乎毫无存在的意义,即使你从来没有过对VR游戏的体验经历,你也尽可以忽视游戏开头那碍眼的的文字提示,以自己的“直觉”来使用目光控制自己在岛屿上的移动、用目光进行游戏里的解谜。


用目光升起图腾人偶

使用“一笔画”解锁机关

游戏的世界观非常简单,在世界尽头的狭小岛屿上通过操控者的目光独自漫步,为了唤醒这里失落已久的古老文明,彻底领略小岛奇幻旖旎的风光,你需要在岛上出现的各种“机关”前发挥巧思,依旧是使用“目光”,或搬动机关、或用图腾石挡住飞流的瀑布水流,或完成拼图,最后再把图腾石上的图腾记号以“一笔画”的方式连线,以解锁通往下一场景的通路。随着游戏进程的逐步深入,这种清新(抱歉东叔没有其他词汇来形容它了)的解密历程将使你逐步浸入这座小岛的幻境。

在虚拟现实的世界中,岛屿很小,世界很大。

这款游戏的节奏缓慢,采用的建模甚至简单到了拙巧的地步,但正是这样游戏才很好地规避了由于硬件平台的机能瓶颈带给操作者的生理不适,并且带给操纵者以全新的交互体验,就像游戏制作人王友健接受外媒采访时所说的:“这不是重建的现实,这是关于创造新事物,喜欢放纵想象力和发现无法在现实世界存在的东西。”

《Land’s End》的游戏流程并不长,但是这个小品级游戏的开发周期竟长达16个月,历经3到4次的版本易稿,UsTwo能够抛弃《纪念碑谷》带来的巨大荣誉,用最踏实的态度带给我们这样极致简朴,但又破局立新耳目的作品。在VR游戏,乃至整个VR消费者市场都还十分初级的今天,东叔认为,UsTwo用《Land’s End》给广大从业人员上了很好的一课。

尽管仍然有许多评论看衰《Land’s End》,但是无需赘言,同样的事情,在一年前《Monument Valley(纪念碑谷)》面世时已经发生了,然后呢?

《Land’s End》,已在Oculus Store上架,售价7.99美圆,如果你正好拥有Gear VR,就当被东叔骗了,戴上耳机(一定要!!)试试它吧,为了那个热爱游戏的你。